上一篇:【换妻3 小苏篇7P】 | 下一篇:没有了

【还是少妇玩得开】



隐藏内容 回复 后继续阅读
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登陆
作者的其他主题:
【大伙给点建议怎么拿下熟妇同事】 【循序渐进】2) 【含泪也要打完的炮】 【有没有喜欢自己老婆被别人干的?】 【從淫蕩到端莊的妻子﹣聖誕福利】 【偷偷把精液射到高跟美腿女同事的饮料里,让她喝下去,这事还能做吗?(附上偷拍的美腿照)】 【我的乱伦生涯3舅妈情趣照】 【我和警花小姨子,换妻前的心路历程(新增小姨子图2P)】

看我刷出了什么,盼星星 盼月亮终于更新了 好激动,这个春节礼物太好了 希望新的一更持续增加一些肉戏,或者大乱交的故事情节出来就更加完美了!







       ! 第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月亮 阴阳事务所里面的这些鬼就是喜欢在别人背后说闲话,我也是都习惯了,自然也不放在心上,他们说他们的,我依旧走我的。 进去宗无泽的后院,便听见他和我说,和我说起他小时候的事情,而我竟也没想到,宗无泽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些。 我对他小时候的时候实在不感兴趣,听了一见女人闷哼了一声,转身再去看桌上的女人,已经被一个男人用刀子一刀抹在了脖子上面,血跟着便流了出来,我向后退了一步,撞在女人虚无缥缈的身上,感觉身体一空,抬起手我摸了她一下。 她到是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,反倒是看着她尸体的方向,而此时我跟着她看去,看到那些人正把她脱到楼梯口上去。 血从桌子了,而欧阳漓起身背起我果然走的快了一些,我伏在他背上虽然有些不好意思,但还是问他:“你不是会飞?”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不带着我飞过去? 哪里知道,欧阳漓听见我说竟嗤的一声笑了,而我一听见欧阳漓笑忙着把脸藏在了他背上,肯定是我又说了不经大脑的话,所以他才笑了,而他接下来的话也确实证实了我的想

  

       把将他给抱住了,结果宗无泽手里的剑没有收住,穿透那只鬼的身体,刺进了我左边的肩膀上面。 虽然没有多深,但还是留了一点血,但我奇怪的不行,那只鬼竟没有灰飞烟灭,而是受了重伤所在地上。 宗无泽手里的铜钱剑嗡嗡的震颤起来,拖着宗无泽飞出去了两米多,宗无泽翻身便摔在了地上,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,宗要赶尽杀绝,我看你这个道是白学了。 修道者要怀仁义之心,你却要将其赶尽杀绝。 人死后是要转世投胎了,无论做过些什么,阴间生死薄上皆有记载,用不着你来操心,魂魄是去阴间受罪,还是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,亦或是去做一只畜生,那也是阴间的事情,与你何干? 你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一副大义凌报应了,俗话说无仇不成父子,无缘不成夫妻,大概就是上辈子你欠了我的,我欠了你的关系,这辈子便来寻仇来了。 早死的就是祸害人的,后来死的就是还债的了。 不过好像是小鬼这样,养活这么大才给掐死的还真不多,于是我便说:“不过你娘也是的,要掐死不早点把你掐死,你都这么大了再把你掐死,白白养了你这

  

       意看了一眼床上,床上也没人我才起来,掀开被便从床上下去把鞋穿上了。 走到门口门开了,院子里站着欧阳漓。 听见开门声音,欧阳漓转身看我。 我这才知道,天已经黑了。 回头我看看关好的房门,想着自己到底是在做梦,还是现实里。 但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,最后只能走去欧阳漓的面前问 但我等来等去,所有人都去吃饭了,唯独没看见聂莹雪出去。 天很快便有些黑了,眼看食堂那边有人回来,我便也要走了,看样子聂莹雪是不会出来了,我要再等下去,宗无泽也会着急。 于是我便要走,正要走的时候竟看见欧阳漓从对面走了过来,我便有些奇怪,这时候了,欧阳漓来干什么? 好奇害死猫,我便不敢再动了。 僵尸鬼此时便说我,太逞能了。 “这事说来我也没办法,总不能见死不救。”其实僵尸鬼就是太担心,如果说到有事的事情,我还没遇见要命的事情呢。 说完我便朝着外面看了一眼,说道:“差不多了,我现在就过去,免得夜长梦多,处理完了,我们去吃点东西。” 僵尸鬼点了点头,我们

  

TOP


我等了整整两个月,每天都在看有没有更新,终于等在今天等到了。每一次看楠楠的文章,都要返回去看前一章,因为跟的太慢了。







       么反应也没有了。 “小宁,你别着急,他刚刚醒过来,兴许什么时候就想起来,别着急,这些都是暂时性的。”叶绾贞从旁劝我,我还能说些什么,也只能暂时这么想了。 但我坐在床上没有起来,反倒是满眼狐疑的盯着欧阳漓看,许是被我看的不自在了,他便要下床,但他身体实在是虚弱,没等下来脸就更白了。 残忍的事情他都做得出来。 出了门我和叶绾贞半天才缓过来,半面也没什么,就在别墅里面找了一会,但没找到,半面便和我们去了外面,这时候我才发现,欧阳漓和人在外面已经打了起来,而且和他打起来的人不是别人,就是那个抢走了两只鬼的老太太。 此时欧阳漓正和老太太对视着,两人都是刚刚落下,老太太想要跑头上也干净了许多,似乎是重新包扎过了。 我一想欧阳漓就是嫌弃我包扎的不好,所以才又重新包扎了,心里多少还有些失落,但那些都没关系,我要紧的是想办法逃走。 于是我朝着欧阳漓十分讨好的笑了笑:“我小时候就精神不正常,你别和我一样的,我刚才就是手脚抽筋了。” 这么说好像有点矛盾,精神不正

  

       子叫人看不清他想些什么,盯着我一直看。 没过多久顾林康的车子开了出来,出来门口便下车请我们上车,结果欧阳漓忽然走向他的车子,并一边走一边说:“你坐我的车。” 顾林康和白美琳两个人都看着我,我寻思了一会,或许欧阳漓开始接受我了,我忙着说:“我坐我同事的车,你们一辆,在前面带路好了。” 的看着,欧阳漓搂住我把他的血给我喂进了嘴里。 一股咸腥的血气灌进嘴里,冰冰凉凉的顺进了嘴里,跟着我便觉得肚子不那么的疼了,而且还感觉好像是自己在不受控制的用力吸着欧阳漓的血。 我被自己的举动吓到,瞪起大眼睛看他,但他在我身后,我后面也没有长眼睛,怎么可能看到他。 等我喝的差不多,才接着一批死去。” 付仇听到这里饶过我走到欧阳漓的面前:“你身上的气息不对,你根本不是人。” 说着付仇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日光,又看向欧阳漓,迈步从欧阳漓的身边绕过去,绕着欧阳漓走了一圈,回到起点继续看着欧阳漓说:“你是鬼,而且已经成王了。” 我转身看着付仇,不由得愣了一下,没想到付仇

  

       我扑了过来,我无暇顾及,忙着后退了两步,结果还是女鬼被砰的一声射了出去。 这次我看到女鬼的头发又长了,指甲也又长了,身体也在逐渐长大。 “宁儿,她是靠怨念长大的,你一定要在她长到原来的样子时,动手,不然就来不及了。” 听他说我有些害怕,忙着把眼睛闭上,用心去想。 很快女鬼便传眼,虽然天黑我也看不见,但有一种鬼的眼睛晚上是绿色的,就老头这种的。 老头弯腰把骨头捡起来,道:“我虽然死了,可你别看了我这堆骨头,我之所以没有把自己火化了,其实就等这一天呢,关键时候这堆骨头能救命,我告诉你,这堆骨头原本是留给我儿子的,但你们上来被我连累,给你们也无可厚非。” 老头着把话把欧阳漓的笑神经都勾起来了,而他那笑着实叫人不自在,我便与他解释说:“蛤蟆原本就是要冬眠的,肯定是冬眠去了,这时候不出来,要不是冬眠还没苏醒,就是干脆给冻死了。 女汉子不是说了,往年这地方不这么冷,就是今年冷的有些过分,我这么说也就不奇怪了。” “宁儿说的是。”欧阳漓还算是认同,但他也

  

TOP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