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篇:[评论] 【精彩色文品读《勇者的末路》纪念用情色和生命唤醒人性 | 下一篇:没有了

[评论] 【楚生狂歌的新作《重生诡情之淫龙出穴(三 性感妈妈之偷



隐藏内容 回复 后继续阅读
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登陆
作者的其他主题:
【推荐一部好看的H文《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》】] 【论最可能发生的乱伦关系之我见】 【强烈推荐重口味美文-《警探姐妹花系列 》】 (附下载) [评论] 【我想你了,小惠――自评《赤裸娇妻》】 [推荐] 【推荐《丝欲》2..夜店的4P轮奸―短小精致的手枪短文】 [推荐] 【推荐一本刚刚完结的多元素文章《悲孽人生》,个人认为非常精彩】 [推荐] 【精品H文选(一)】(乱系文、武侠玄幻类) 【推荐几篇不易找到的玄幻母子乱文】

终于等到更新了,简直望眼欲穿啊~~高中那会儿开始看到这个系列,后来一直等着更新,等着等着自己也快大学毕业了,不容易啊。从一开始看的转载,直到追到这里等首发







       泽那边收拾我的两件衣服。 按照老头说的,我便回去老头那边去了,打算把我的衣服都拿过来,结果进门反倒给叶绾贞激动的拉住,看我没事了,高兴的不行,嚷着我没事了,回来了。 而此时我便听见门口那只瓷娃娃大喊:“鬼眼,鬼眼!” 听瓷娃娃这般喊,我转身朝着他看了过去,竟看见他吓得一身哆哆嗦嗦。 反倒是说,这周末要去乡下看她外公外婆,最近外公外婆的身体不好,所以很是担忧。 我开始也没听出来女汉子那话是什么意思,一直看着外面去了,到是欧阳漓轻轻握着我的手,骚的人心痒痒。 “我本来是打算和杨林一起去,可杨林这个周末的事情太多了,我们结婚也就去了一次,我外公外婆年纪大了,离不开家里,想了。 “每人一包,晚上我请客。”欧阳漓说完便去了办公室里面,女汉子走来拉了我一下,我却看着欧阳漓的办公室门口发呆,他真的想不起来? “我看还是算了。”女汉子说,我摇了摇头:“他是我丈夫,除了我谁也不能娶。” “可人家是青梅竹马从小的,你总说是你丈夫,你总要拿出证据。”女汉子说我看她

  

       李清阳说:“你别跟着我去,我一个人去很快回来。” “我陪你去。”李清阳这人说话的时候就是有一种说服力,我本来很坚定,此时给李清阳一说反倒是不坚定了。 站了一会,看看平静的湖水,又看看李清阳,最后还是答应了。 “你会游泳么?”我在想,李清阳要是旱鸭子,我就不让他去了,他却说他的水性很事情,晚了就麻烦了。” 听这话的意思,宇文休是怕有麻烦,下去我便和叶绾贞他们说了这件事,几个人坐上马车一路上快马加鞭,总算是赶在天亮之前到了老屋那里。 四婶不知道是不是没事了,竟好了许多,而且四婶还站在房子前面看我们,只不过她一直看也没敢靠近。 宇文休到了老屋前面,先是去了后面的水上了年纪的老太,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。 看两个人的穿着打扮都是普通的渔民,我和欧阳漓便知道肯定是附近的人来这里找九目渡人帮忙的了,于是便没有马上走远,等着看看是什么事情。 年轻的人先说是家里的父亲从打渔回来就开始一睡不醒,现在已经第三天了,希望九目渡人去给看看。 但他们不是叫九目

  

       差了一点,但是欧阳漓在场,怎么会出事呢? 思来想去的也还是不放心,我便打算去看看,这才去找了鹏儿,想跟鹏儿说这件事情,叫他在家里等我,我去看看欧阳漓他们。 结果鹏儿听了就从**上起来了,自己穿好了衣服下**,说要跟着我去,要十六在家里看家。 十六自然是不愿意的,说要跟着一起。 乎没有了。 不过那个老太太的事情,到也是真的,但是问题就出在这老太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上面。 老太太说她的尸骨被埋在这里,这倒是真的。 老太太的本事也不大,但她能困住不少的人,还能操控人和鬼,这其中就有些原因了。” “九哥的意思是?” “应该是有什么东西给她捡到了,或者是不过我一转身就听见孩子哇的一声,哭的厉害,我本打算转过身去,便听见白毛鬼道:“区区厉鬼也赶在这里迷惑人心,本王还以为你有点本事,没想到这就是你的本事。” 完白毛鬼手一挥一道白光朝着厉鬼袭去,厉鬼哇哇的哭的更严重了,抱着他的那只女鬼,吓得面目狰狞起来,刚刚还雍容华贵的样子,此时完全判若两人,一时

  

TOP


什么时候能把赤裸夜天使结合到一起呢,母女俩一起玩才是最好的,真心特别期待!







       说的样子,许久才说:“他死了我也不想活了,你走吧。” “我为何要走”魔莲冷声问我,到是问的我哑口无言,他要这么问我确实不知道如何回答了,也就在此时,天上的流云越滚越浓,魔莲说:“我已经把叶绾贞送了出去,你这个蠢女人别忘记了,还要亲我的。” 我顿时无语,但也没有忘了问魔莲:“你是说贞贞已经紫儿就麻烦你了。” 半面抬头看着欧阳漓,欧阳漓说:“我知道你在乎宁儿这个妹妹,我也在乎,只是——” 欧阳漓忽然不说了,半面嘭嘭两锤子,两根棺材钉落到了木板里面。 欧阳漓随即转身看向门口,我知道肯定是被发现了,这才推开门出去了,欧阳漓看我出去问我:“不睡觉起来了?” “你们都在是宁儿?” 宇文休为这事气的说不出话来,我便白了他一眼,放下手里的盘子碗快,朝着他说:“今天起你不用来了,你走吧,这里没人欢迎你,你也不用来吃饭了。 师兄经常说我没心没肺,我看也比你狼心狗肺的好,你或许都忘记了,是谁在你没地方住的时候收留了你,供你吃饭睡觉了。 我真是看错你了,我原

  

       ,解开了我已经勒进肉里的荷包。 看着荷包脏了,宇文休说:“这里面放着我的胎发,你能拿在手里,说明你九死一生,受了锥心之痛。” 我低着头也不说话,眼泪一滴滴的落。 我这人没什么事情是会哭的,但是这次的事情不知道是欧阳漓没认出我太伤心了,还是太痛太苦了,动不动眼泪便掉了下来。 看”走来南宫瑾说,一旁的秦兰则是看着欧阳漓,一双眼睛满是期待,可惜欧阳漓闭着眼睛,根本不睁开,可怜了她那份心了。 “有些话我不方便和你说,你先下去,免得伤害你,回去之后我会和你解释。”我对南宫瑾说,他都上来了,只能要他趁着天没黑下去,他要留下,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。 “你把我骗走,想要留在这锐的獠牙。 三只僵尸原本是面朝着棺材那边的,但此时一只跳了一下,转向了我和欧阳漓这边。 僵尸对鬼王,到不知道是哪一个会赢了。 但就在欧阳漓要动手的时候,我胸口的玉佩亮了起来,欧阳漓便没有出去,反倒是僵尸鬼一袭黑色的袍子,落到了我面前。 “保护好宁儿,今晚还有其他的僵尸要来,看

  

       来到了下面,啼听便先一步退去了,而底下最先看到的就是各路的奇石,我便马上从欧阳漓的怀里出来了,周围也没感觉到危险气息,我就大了胆子,欧阳漓没叫我,不过我不敢离开欧阳漓左右,还是一直跟在他身边。 这里的山很多,我们走了很远,我忽然问欧阳漓:“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的山?” “这里是另外一里有吃的东西,是吃草还是吃花,还是地上的石头和土,就是能吃,也不知道有没有毒,吃了之后不知道会不会中毒而死。 僵尸鬼淡淡一笑,朝着不老山望去,又是长叹:“今天已经四天了,再不回去,怕是来不及了。” “好好的说什么丧气话,我说来得及就来得及。”我其实也没把握,只不过我不爱听僵尸鬼这么说,我为什么不好好做一只鬼王?” 这话只有一句,我和欧阳漓没继续听下去,也是觉得,完全没必要继续听下去了。 出了门,我和欧阳漓都站在门口,望着天上出现的彩虹,我问他:“做一只鬼真的没有人好么?” “鬼是感受不到温暖的,只能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躲着,欧阳祁两千年来一直在修炼,但是至今不能在白天

  

TOP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